7月4日,深圳市龍華新區黨工委、管委會向媒體公佈了《社區工作站站長張建東有關問題的處置情況通報》。通報顯示,張建東的護照和港澳通行證已經上交到觀瀾辦事處統一保管。且在調查期間,停止張建東茜坑社區綜合黨委書記和工作站站長的職務。此前,網民發帖舉報張建東家人全在境外而且擁有房產超3億元。每月僅房租收入就超過50萬元,每年偷漏房屋租賃稅金和管理費高達300餘萬元。(7月6日中國廣播網)
  張建東遭網友舉報,妻子和三個孩子均為港籍,是“三億裸官”、“超級房哥”。但龍華新區新聞中心副主任馬騰飛在接受採訪時曾表示:張建東是村民自治選舉出來的,並不是國家工作人員序列,因此並不構成“裸官”問題。
  這回應咋一聽還是很有道理的,這是因為村委會是基層性自治組織,不是政權組織,村官不是國家工作人員,既不是“官”當然就談不上“裸官”。這種認識很有代表性,2012年重慶市九龍坡區白市驛鎮公佈37名村幹部財產時,也受到了村官們強烈抵制,所持的也是這種觀點。
  而事實上,在一些經濟發達的農村地區,農村早就不是傳統意義上的以農業生產為主導的經濟結構形式,隨著新城鎮建設的不斷加快,失地農民早就融入了城市。也正是在這樣的條件下,這裡的村官,獲得了更大的權力,和上級政府與官員聯繫更為密切,更多的承擔了公共事務的管理工作。所以,因實際上依法承擔了國家事務的管理職責,而認定其依法履行該職責時,應作為國家工作人員看待,這基本是法界共識。
  2001年,全國人大常委會專門對刑法第九十三條規定作了立法解釋。規定,基層組織人員協助人民政府從事下列行政管理工作,屬於刑法第九十三條第二款規定的“其他依照法律從事公務的人員”:社會捐助公益事業的款物的管理;國有土地的經營和管理;土地徵用補償費用的管理等。其他還有征兵、救災,扶貧等與本文無關不再列舉。
  從張建東的工作性質和當地的實際情況來看,網友所舉報的,包括其名下的閑置土地、大量房產、集體土地開發的分紅等諸多問題,無論是否屬實,完全可以認定張建東是“協助人民政府從事管理工作”,應屬於依法從事公務的人員,而張建東妻子兒女均為港籍,因此其裸官身份毋庸置疑。
  近年來,在城鎮化進程加快的大背景下,正如廣州市社科院研究員彭澎說,廣州、深圳等大都市的村改為社區,但這些“城中村”仍具有村集體所有土地開發的紅利,成了“村官”們貪腐和斂財的熱土,手握土地審批權力的“村官”也應逐漸納入“裸官”監管。
  顯然,在經濟轉型期內及轉型後,政權在基層的延伸將越來越多、村官所承擔的行政管理工作越來越多,權力也越來越大。村官的權力也應在陽光下運行,而不是成為被遺忘的角落。只有如此,才能使反腐敗從基層抓起,而不是從村官中泛起,雖道路漫漫,也會遇到各種挑戰,正所謂“其作始也簡,其將畢也必巨”,早一天比晚一天要好。
  文/春之丫  (原標題:“三億房哥”裸官身份毋庸置疑)
創作者介紹

酒店打工

uc70ucook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